飯桶日本人

  No Comment   by kelly

日本人,可能是比中國人更飯桶的飯桶。或許正確一點說,日本人比香港人飯桶這個說法是確定的,不過至於中國會否與香港有差異,這個就不得而知了。

日本人可算是無飯不歡的一個民族,香港有蛋奄列,日本都有蛋奄列,不過日本的蛋奄列內包的卻不是火腿,也不是磨菇或者是甚麼,而是茄汁炒飯。在香港,飲茶食點心,日本都有燒賣及餃子賣,但對日本人來說,燒賣或是餃子或者是蝦餃都好,都是跟飯一起吃,而不是飯的代替品。

日本有些拉麵店,會隨拉麵免費送一碗白飯,由於是免費的關係,我那時都不假思量的叫了,同行的日本人拉麵跟白飯一起吃得津津有味,簡單一點說就是把拉麵當成小菜跟飯一起吃。不過我還是無法接受這個現實,結局是先把拉麵吃完,然後再點一點東西跟白飯一起吃。

所以在日本,很多時吃烏冬或是麥蕎麵都有跟飯一起的套餐,所以要是飯桶去到日本,一定不愁吃不到飯,不過至於餸菜是否合胃口卻又是別的問題。

麵豉湯

  No Comment   by kelly

日本人很愛喝麵豉湯,但日本人不把麵豉湯當定湯,而是把它叫做「汁」,「味噌汁」可能有人要罵筆者捉字失,玩日本漢字與中國字的文字遊戲。日本的外來語中,有來自英文的湯「スープ」(soup)這個詞語,可是日本人會很清楚的告訴你「味噌汁」並不是「スープ」,「スープ」是「スープ」,「味噌汁」則是「汁」。再追問下去,他可能也答不出一個所以然,但認真的日本人卻會再很鄭重的跟你重覆一遍「『味噌汁』並不是『スープ』,『スープ』是『スープ』,『味噌汁』則是『汁』」這個理論。

香港人會把湯分為中湯,西湯,但都歸於湯的種類內,就像白馬及黑馬都是馬一樣。可是日本人卻偏偏不把喝的「味噌汁」與西洋的湯歸納於同一個綱目之下。

另一方面,日本人會把拉麵的湯歸納為「スープ」,而拉麵的湯本身主要分幾大類:味噌,豉油,豬骨,塩味等。
對,大家都沒有看錯,當麵豉作為拉麵的湯底時,便是「スープ」的其中一種.說到這裡,好像麵豉湯本身很玄妙似的,明明是同一樣東西,一時叫湯,一時叫汁,到底葫蘆裡賣的是甚麼藥?!

其實,日本人之所以不把味噌汁當成湯,仍是因為喝味噌汁的時候只會用筷子,而不會用湯匙,而日本人心目中的「スープ」卻是用湯匙的,這就是汁與湯的分別了。

踎街的日本人

  No Comment   by kelly

係廣東話,「踎街」,就是乞丐討飯的意思。所謂踎,就是把身體蹲下來,但屁股不着地。香港,蹲在地上的人很少見,如果看見,我會告訴你,那個一定不是香港人,因為其實即使乞丐,也不會蹲在地上,而是坐在地上的。在香港人眼中,無緣無故蹲在街上的人,一定會被認定是大陸人。

不過,來到日本才發覺,日本人都挺喜歡踎街的,有事無事,倦了,便會踎在街上,特別是女性,有些即使穿著短裙都會踎在街上。所以,有時看到踎在街上的日本人時,便會想起大陸,不過,大陸是即是有椅子,大陸人都會選擇蹲在椅子上而不是坐在椅子上。而在日本,如果有椅子的話,日本人會選擇坐在椅子上。

善惡到頭終有報

  No Comment   by kelly

在便利店工作,偶然會「中間回收」(就是把收銀機內的1萬yen紙幣收集,以免收銀機內囤積太多的現金),昨天,「中間回收」的過程中,有人出錯,開頭由於承認「中間回收」時存了17萬yen的只有我一個,結果差點成了代罪羔羊,雖然最後證實無罪,但卻被人無緣無故的教訓了一大輪.後來發覺有2個人同時存了17萬yen,而我因為有在收銀機登錄了自己的名字,所以證明了自己的清白.真相大白之後,一起工作的那個韓國女孩才很細聲的說了句:可能是我…不過,只有我聽得到.當時真的很氣憤,為甚麼一直在旁默不作聲…

不過,呢個世界真係天有眼,後來她工作的時候,把一盒原好的貨品打開了,理由是以為入面的東西才是一件件的散貨.在便利店,這個情況,只能把這件貨品買下來,呵呵呵~~1500yen,當時真係心都涼埋,世界,真係有報應的,呵呵~~

結婚できない女

  No Comment   by kelly

今日、研修のために池袋へ来ました。浴衣のヘアーピンを買おうと思って、ちょっと早めて池袋に着いた。
でも、まだ見付けないのに、お腹が空いた。久しぶりに焼肉を食べなかったので、ひとりで焼肉屋に来ました、美味しかったです。ドラマの結婚できない男の主人公阿部寛のような感じがしたけど。でも、食べたい物を食べれば、ひとりでも、嬉しかった。合わない人と付き合って、一緒に御飯を食べたり、話したりするのは苦手なもんだから。

« Older Entries

同組 文章

最近 文章

其他 連結